科协邮局  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| English | 设为首页
   
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
首页  > 地方科协 >  新闻内容
 

脑瘫女童遭至亲溺亡,患癌奶奶病榻哭泣:逼问过儿子,家散了

 
分享: 2018-10-16
     

原题目:脑瘫女童遭至亲溺亡,患癌奶奶病榻哭泣:逼问过儿子,家散了

南京警方:无名女童遗体身份确认父亲祖父将其推入河中溺亡

备受关注的“南京无人认领女尸案”,于7月25日告破。南京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杨某响、杨某松。警方转达称,这两人划分是被害女童的父亲和祖父。

一个月前,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官方微博 @南京江宁警方 对外公布一则《寻找尸源启事》称,6月25日上午,南京市江宁区一河流中发现一具无名女童遗体。但启事张贴后,一直无人认领。

7月26日,被害女童奶奶葛女士告诉汹涌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,孙女璇璇出生于2010年11月15日,自小患有脑瘫和肺病,生涯不能自理,怙恃因此仳离了。但孩子爸爸杨某响一直比力疼爱孩子,并将其交由葛奶奶照看。

近期,葛奶奶因患肠癌症做手术,孙女无人照料,孩子爸爸就把她带往南京,说交给住在工地的爷爷照看,但没想到孩子竟“失事”了。

葛奶奶说,她是在觉察到异常后,才逼问儿子杨某响事情的原委,没想到获得的回覆却是孩子“已经不在世上了”。

璇璇此前一直由奶奶葛女士照看,6月初,葛女士被诊断为肠癌晚期。 汹涌新闻记者 邱海鸿 图

“整个家都散了”

“现在鸡飞蛋打,整个家都散了。”被害女童璇璇的奶奶葛女士对汹涌新闻说。

7月26日下战书,汹涌新闻记者来到安徽芜湖镜湖区,在璇璇姑父家见到了孩子的葛奶奶,此时她因患肠癌症做完手术,正躺在床上。而在前一天,她的丈夫和儿子被南京警方抓获。

据葛女士称,璇璇从小患有肺病和脑瘫,一直由她抚育。

她于6月12日查出患有肠癌晚期,并在芜湖的一家医院接受了手术。由于璇璇无人照看,杨某响让妈妈葛女士“好悦目病”,他暂时把女儿送到南京,让父亲杨某松帮助带。其时,杨某松已在南京事情3个月,为江宁某市场的工地“看大门”。

葛奶奶告诉汹涌新闻,她做完第一次化疗,回抵家逼问儿子,“孙女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新闻”,“儿子哭着说,孩子已经不在世上了”。葛奶奶说,她“就地急哭了”。

至于其时发生了什么事,葛奶奶说,儿子“没有说清晰”,只是说他把车开到南京的一条河滨,老伴“把孙女抱下了车”,厥后,璇璇就溺亡了。

“儿子、丈夫都被抓了,我不想活了,病也不想治了。”葛奶奶对汹涌新闻说。

7月26日上午,璇璇老家所在地的村委会为这个家庭开具了“难题家庭证实”。

证实中写道,孩子怙恃仳离多年,孩子由父亲抚育,但因生涯所迫,其父在芜湖务工,没时间照看孩子,故孩子一直都在爷爷、奶奶身边带着。璇璇本人是智力二级(残疾证),芜湖市二院诊断为重度智力低下。

璇璇奶奶2018年6月6日在芜湖市弋矶山医院诊断为:直肠恶性肿瘤,已做手术,现在正在治疗中。璇璇爷爷无行无业,以务工及打零星工维持全家人生涯。璇璇平时基本都是靠左邻右舍捐助的,现在家庭生涯特殊难题。

被害女孩患有脑瘫,从小由奶奶抚育

凭据葛奶奶的陈述,儿子杨某响结业于安徽某师范大学,事情之后与同事相恋并完婚。2010年11月,伉俪俩生下了女儿璇璇。

“孩子生下来的时间,就发现差池劲,不会哭闹,也不能正常排便。”葛女士说,一家人带着璇璇到各大医院求医问诊,最终在南京一家医院确诊,璇璇由于肺部发育有问题,导致了脑瘫。

据葛奶奶称,自璇璇出生那一刻起,就一直由她照看。璇璇被确诊为脑瘫之后,儿子及媳妇经常打骂,最终仳离。

“医院说孩子养不活了,但儿子没有放弃她,说,‘妈妈,她是我亲生的骨血’,我们养一天是一天吧。”葛奶奶含着眼泪说。

据葛奶奶说,璇璇不能正常用饭,他就给她买牛奶,“我天天把饭嚼碎了,喂给她吃”。不能正常走路,葛奶奶就扶着孩子走。

葛奶奶说,璇璇现在虽然只有1岁婴儿的智力,但孩子长得“可爱”,很是粘人,一看到奶奶就抱着她。她已经把璇璇“当成自己的女儿”来养育。

在葛奶奶看来,璇璇就是自己生掷中不行支解的一部门。眼看着儿子仳离后一直只身,她于心不忍,带着璇璇回到江苏淮安的老家,希望儿子可以尽早再婚,重组家庭。

溺亡书包里的“两块砖”

璇璇两岁的时间,葛女士带着璇璇回到淮安,在一处闲置的民房落脚。祖孙俩已在淮安生涯了六七年,在葛女士被诊断患肠癌之后,才回到芜湖。

“儿子压力很大,每个月要还1000多元房贷。他还让我带孩子到各大医院看病,一个月医药费就要1000多元,到现在已经花了几十万了。”葛奶奶对汹涌新闻说,为了减轻儿子的压力,她带着璇璇,骑着三轮车拾废品过日子,一天差不多能“挣40多元”。

凭据葛奶奶的陈述,根据常理,她带着孙女脱离了家,儿子可以没有“肩负”地去相亲,寻找自己的幸福。但儿子一直没有跟人完婚,葛女士推测,应该是他“畏惧拖累此外女子”。

天有意外风云,恒久在外生涯的她,前阵子被诊断患有肠癌晚期。

葛奶奶说,厥后,儿子把他接回芜湖的医院治疗。葛奶奶说她住进医院后,“(儿子)还带着孙女在病房里玩耍”。那一次葛奶奶见到孙女时间,孩子的长发已剪短了。

“以前,天天都是我帮他梳洗。我生病以后,就顾不上了。”葛奶奶自责地说,“要不是自己生病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(孙女溺亡,丈夫、儿子成为犯罪嫌疑人)”。

在葛奶奶的回忆中,孙女璇璇的样子定格其生前的样子——穿着粉红色长袖外衣,下身穿蓝色七分裤,背着一个书包。

“一年前,我在书包里放一块砖,重约4斤,给孩子练腰力”。

据《法制日报》此前消息来源,经由尸检,在南京河流溺亡的女童切合生前溺水特征。但背包中却有两块砖头,重达8斤。

葛奶奶称,她没想到,厥后,将璇璇送到南京之后,爷爷杨某松“再放了一块砖”。不外,她的这一说法尚无法获得证实。

责任编辑: